专家提出斥巨资晋级各国应对传染病技能,专家

2019-08-30 作者:科技展览   |   浏览(64)

一个被忽视的全球安全维度 专家建议斥巨资提升各国应对传染病能力

改革世卫组织须下猛药 专家认为世卫无法提供全面紧急公共卫生响应

图片 1

图片 2

2004年,在印度可普遍获得抗艾滋病病毒药物之前,该国第四大城市金奈的一个艾滋病病房中躺满了患者。图片来源:Malcolm Linton

5月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驳回了增加成员国会费的提议。图片来源:WHO

一个颇有名望的委员会起草的一项新报告,敦促全球应借鉴埃博拉疫情期间的失误和教训,革新共同应对传染性疾病暴发的方式。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仍在为终结西非埃博拉疫情奋战。但随着许多人批评该组织对这场危机反应迟缓,另一场“战争”也在悄然兴起——WHO未来的角色应是什么?

这份报告由一个叫作创建未来全球健康风险框架委员会的机构提议,认为全球每年应该增加45亿美元用于支持各国对传染病的应对能力。“当前的现实是,我们忽视了人类安全的这个维度。”该委员会主席Peter Sands在该报告发布会上说,该发布会1月13日在美国纽约市洛克菲勒基金会举行。

近日,一个独立专家小组递交了一份针对WHO绩效的措辞严厉的评估报告,并建议进行广泛的改革,比如给予其更多经费以及设立专门的半独立急救中心,以确保该机构未来能更好地应对大规模健康危机。这个由英国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前执行长Dame Barbara Stocking领衔的小组指出,WHO“目前没有能力或组织文化提供全面的紧急公共卫生响应”,它建议该机构应“进行量身定做”。

Sands是英国渣打银行原CEO,现在哈佛大学任职,他强调该报告清楚地阐明了如果不对全球健康应急储备与处理能力“框架”进行大幅度改革将可能付出的代价:全世界每年要花费600亿美元解决传染病问题。“我们面临的风险非常大。”Sands说。

《科学》杂志报道指出,尽管许多建议被认为是明智的,但WHO复杂、政治化的管理结构和根深蒂固的官僚主义作风,使这个经费为20亿美元的联合国机构难以改变。例如,两个月前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驳回了WHO总干事陈冯富珍的提议:成员国会费增加5%。会上,陈冯富珍表示,埃博拉疫情的暴发将WHO改革进程推向了议事日程,而对该组织进行紧急变革成了首要任务。

除了洛克菲勒基金会之外,GHRF委员会的赞助者还包括比尔:梅琳达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等其他6家慈善机构,此外还包括美国政府。该报告发布会在世界卫生组织原计划宣布埃博拉疫情正式结束的前一天举行。

早在今年1月,WHO成员国就达成一致,要共同加强该组织应对突发疫情的能力。相关决议呼吁各成员国建立紧急疫情应对基金,同时为应对流行病储备后备力量。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Tom Frieden认为,“现在的WHO不是我们大家所需要的,它的很多决议是出于政治考虑而非科学考证。”

这份名为《全球安全被忽视的维度》的报告中提出了26项建议,这些建议在很大程度上和近期其他一些报告的结论重合,其中包括由哈佛大学—英国伦敦大学热带病与公共卫生学院专家组去年11月28日在《柳叶刀》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还有一项报告是由WHO召集的一个独立专家组在去年7月公布的。

另外,该报告的其他一些提议是由一个评估2009年H1NI流行情况的专家小组提出的,但从未被实施。

“所有这些报告都提到了埃博拉疫情及其产生的后果,这很明显是最全面的、把监管改革和财政贡献相关联的一份报告。”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Barry Bloom说,他本人并未参与任何一项报告。新报告由来自12个国家的17名委员编写,并得到了参与美国国家医学院去年组织的4场公共会议的250余名专家的帮助。

无国界医生组织主席Joanne Liu表示,新报告也“可能死在纸上”。MSF在抗击埃博拉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眼下所有事情都掌握在成员国手中以及它们是否乐意给予WHO第二次机会。”

上述三项报告均呼吁改善国家卫生体系和公共卫生基础设施。每个专家组还对WHO在此次埃博拉疫情中的表现给予了严厉抨击,GHRF报告称其“反应迟钝、协调不畅、行动笨拙”,并提出对其结构和政策进行大幅度改革,其中包括建立新的卫生应急准备中心,同时创建1亿美元的应急基金,以帮助成员国迅速对紧急卫生事件作出回应。所有报告均呼吁加强及促进新药、疫苗以及诊断方法的研究和发展,同时提高医疗卫生工作者的个人保护设施。

WHO执行委员会在今年3月委任了一个由6位成员组成的专家小组。他们与WHO职员和外部专家进行了会谈,并面见了救济组织的代表,然后赶往受灾国家考察。它调查了为何WHO直到2014年8月8日埃博拉病毒已经感染1000多人后,才宣布其为“可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情况”。该专家小组发现,对于本次疫情暴发规模的早期预警被WHO忽视,部分是因为“WHO没有一种组织文化,支持开放高层领导和员工之间的关键对话,或者允许冒险”。

新的GHRF报告是唯一一份把财政数字和基金来源与建议相挂钩的报告。“没有哪个实体机构会一年开出一张45亿美元的支票。”Sands说。

此外,本地社区领导者参与过晚,在该领域部署的职员和顾问不足,而且与媒体沟通不良。

在该报告呼吁的45亿美元中,其中约有34亿美元用于夯实各国公共卫生实力,其中包括培训一支能够迅速检查及对疫情暴发作出回应的医疗队伍。尽管很多国际项目都包含了这一目标,但该报告指出它们“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例如,该委员会强调,WHO仅有33%的成员国到目前为止遵循2005年生效的《国际卫生条例》。“这份报告把重点放在了国家上,认为国家参与是加强公共卫生、个人卫生安全以及整个社会安全的第一步。”哈佛大学—LSHTM报告共同作者之一、英国伦敦智库查塔姆研究所全球健康安全研究中心主任David Heymann说。

而该报告最意义深远的建议是,WHO应设立一个新的健康应急准备和响应中心,将WHO的疫情控制专家和人道主义援助者整合起来,目前这两者是分开的。报告指出,该中心将由一个独立董事会监管,并由“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和战略智囊”领导。挪威克里斯蒂安桑一家研究和顾问公司主席、流行病学家Preben Aavitsland表示,这是一个好提议。但他也警告称,WHO 官方可能会抵制该意见,因为一个强有力的急救中心会变成一个“国中国”。

这34亿美元将主要来源于各个国家。对于穷国来说,该报告指出,世界银行应该组织各个领域的捐助者建立另外的基金,它还建议联合国秘书长应该协调帮助那些卫生体系不健全的国家。

也有人表示,WHO不需要针对每次爆发都具有全面响应的内部能力。现供职于英国伦敦卫生学和热带医学学校的WHO前助理总干事David Heymann指出,与扩大规模不同,该组织应更多依靠CDC及英格兰卫生部等外部伙伴。“要可持续发展,应当将WHO外部力量也应用起来。”他说,“我反对WHO增加人员,他们只是坐在那里,等待疫情暴发。”

该报告建议,WHO的新应急医疗准备中心应该建立独立委员会,用来监督成员国是否符合IHR条件的外部评估。“世界银行、双边以及其他多边捐助者应该宣布,和夯实卫生系统相关联的资助应该与一个国家参与外部评估过程相关联。”其中一项建议指出。到2017年年中,所有国家应该发表规划,展示它们将如何在3年内解决存在的短板。

该报告还强调各成员国应遵守《国际卫生条例》,其罗列了在疫情暴发时,WHO和成员国的责任。目前的IHR在2003年SARS疫情后经过了修改,更加现代化。它要求WHO成员国具有“公共卫生核心能力”,例如实验室和受过培训的员工等,以便发现流行病并与其作斗争。到目前为止,193个成员国中,只有64个国家确定遵守了这些条例。该报告指出,WHO应制定方案,帮助所有国家加快发展的脚步。

作为委员会主席,Sands承认,获得45亿美元的额外支持存在极大困难。“但这并非遥不可及。”他说,“若非如此,其他路径的成本实际上更加昂贵。”

但对于那些甚至连基础医疗服务都缺乏的贫困国家而言,说远比做容易得多。Liu说:“有一个长长的购物清单需要落实,而且没有优先级。”她认为,WHO应当把需求压缩至最核心部分。Aavitsland也表示,发达国家应当帮助它们买单。

《中国科学报》 (2016-01-27 第3版 国际)

此外,该报告还指出,WHO应处罚那些违反IHR禁令的成员国。例如,颁布不必要的旅行限制。在埃博拉疫情暴发期间,40多个国家实施了不必要的限制条件,从而伤害了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等国的经济,使其更难以为国民提供物资。因此,报告建议赋予WHO处罚此类行为的权力,并能将情况直接反馈给联合国安理会。

但这就要求各国放弃一些国家权力,而一般而言政客们往往并不甘愿如此。“当前的IHR是耗时漫长的政治协商的产物,如果要修改,就需要新一轮谈判。”Heymann说。

WHO发言人则表示,“该报告的许多提议已经被处理或正在处理”。例如,该组织正在认真研讨建立新急救中心的可行性。WHO的经费问题也会再次提上议事日程。“我认为,成员国的付出会有回报。”Aavitsland说。

《中国科学报》 (2015-08-03 第3版 国际)

本文由白小姐资料发布于科技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专家提出斥巨资晋级各国应对传染病技能,专家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